您现在的位置:丹阳英伦新闻网 > 房产 > 直击限购松绑传闻中的燕郊:传闻已成开发商销售手段

直击限购松绑传闻中的燕郊:传闻已成开发商销售手段

2019-10-28 17:33

  一则“定向放松限购”的消息,使沉寂许久的燕郊楼市似乎又“火热”了起来,然而看似火热的背后却存在很大的水分。北京商报记者本周调查发现,所谓燕郊“定向放松限购”的消息目前还没有官方下发的正式通知,但当地多家楼盘已将其作为一种“促销”手段,激励购房者尽快入场。多家燕郊售楼处销售人员表示,在近三年楼市限购高压下,放松限购已经成了一个趋势,房子就那么多,后期涨价可想而知。另有销售人员表示,已有开发商停售存房,准备涨价了,所以要在政策下发前抓住“低价”房的机会。

  自2017年限购后,燕郊房价断崖式下跌,如果“定向放松限购”能够落实,燕郊楼市是否能迎来“第二春”?对此,有分析认为,按照政策内容,“定向放松限购”只针对新房市场,目前燕郊的新房数量并不多,几倍于新房的燕郊二手房市场却丝毫没有受到政策惠及,即使“定向放松限购”后,燕郊楼市也难言利好。

  属于外来客群的“传言”

  10月18日晚间,网上有消息传出,三河住建局组织了一次商品房销售会议,凡燕郊中省直单位、高校、医院或燕郊高新区名义引进的企业员工(户籍不限),在燕郊(含三河市区)无住房,可以在燕郊购买一套新建商品住房(即一手房或新房)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随即联系上述提到的监管部门,工作人员回应称,“根本没有这回事,消息是假的,一切以官方口径为准”。

  但楼盘销售人员已将传言作为一种“促销”手段,激励购房者尽快入场。

  “放开限购政策目前还没有具体落实,但这是早晚的事情。”多家燕郊售楼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燕郊放松限购政策虽然还没有正式下发,但在近三年楼市限购高压下,放松限购已经成了一个趋势,房子就那么多,后期涨价可想而知。

  另有销售人员表示,目前已经有开发商停售存房,打着“涨价”的算盘,所以要抓住现有可购买房源,再不买就迟了。

  不知道是受楼市遇冷的影响,还是确如上述销售人员所说的存房惜售,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,目前燕郊的新房项目确实不多,而且多以商住房为主。“限购政策卡得太死,只有商住房,北京等外来购房者才有资质买。”一商住房销售人员称,在燕郊买房的多为“北漂一族”,商住房项目虽然与住宅项目相比不具备优势,但胜在便宜、不需要购买资质。

  在号称燕郊“售楼一条街”的京榆大街上,鳞次栉比的售楼处也昭示着这座小城镇曾经的热闹与繁华。现如今,昔日繁华不再,大部分售楼处也已关门上锁,一片萧条景象。“燕郊限购是时候松绑了,不然就没饭吃了。”一位楼盘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放松限购政策虽然还“飘着”,但看房的人已经行动起来了,今天来看房的人是原来的好几倍,一个销售要带好几组客户。记者在现场也看到,前来咨询的看房者确实不少,有之前心里犹豫再次探盘的看房者,有听到限购政策放松后,来核实消息的看房者,沉寂许久的燕郊楼市似乎又“火热”起来了。

  “不管政策怎么变,跟我的关系都不大,自从燕郊房价上万后,我就断了买房的念头。”在一家小吃店,土生土长的燕郊人、店主张师傅与记者聊起买房话题时也感慨颇多。在张师傅看来,“按照目前的收入水平,燕郊本地人大部分都买不起新房子,无论政策怎么放松,只要价格不降下来,与燕郊土著的关系都不大,这是属于北京等外来购房者的政策”。

  二手房难题 入场易出场难

  “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谣言。”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称,燕郊是全中国唯一存在的,行政级别是一个乡镇,但城市规模相当于一个三线城市,房价则比大部分二线城市还要高。但不同于一二线城市,燕郊的行政级别太低,没有发布政策机构,历史上也没有过单独只针对燕郊一个镇出台楼市政策的记录,所有楼市政策都是由管委会或者三河市发布的。

  另有分析认为,先不谈上述消息能不能落实,目前燕郊的新房数量并不多,几倍于新房的燕郊二手房市场丝毫没有受到上述政策惠及,即使“定向放松限购”后,燕郊楼市也难言利好。

  燕郊一家中介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“定向放松限购”只针对新房市场,对于存量较大的燕郊二手房市场却没有丝毫影响。目前燕郊的二手房数量要比新房多,且价格要远远低于新房,即使是特别好的地段也不具备与新房竞争的可能。“或许是燕郊现有的二手房数量太多了,所以价格才一直没有涨起来,但如果有购买资质的话,现在是入手燕郊二手房的好时机。”该中介人员向记者推荐道。

  事实上,对于燕郊二手房市场感受最深的,是那些曾经的“炒房者”。自限购令出台后,炒房者手里的房子一方面价格被不断压低,另一方面“变现”途径也被设置了诸多障碍。有炒房者表示,自2017年限购后,燕郊房价断崖式下跌,目前持有的房子总价被“拦腰”一刀,还不及当初买房的一半。房子不好卖、不愿卖,才最折磨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期间也遇到另一番景象。有房主在听说放松限购政策后,起了“惜售提价”的念头。虽然中介人员再三强调,政策落实与二手房市场无关,但该房主却表示,“有一就有二,有了开头,后面还会难吗?即使不能赚点,但也不能亏太多,再等等、再看看吧”。

  中介人员虽然不认同上述观点,但他也表示,燕郊的地理位置与北京城市副中心仅一河之隔,相较于其他环京地区,具有很明显的优势,目前燕郊地段差一点的二手房价格已经跌到1.3万元/平方米左右,燕郊的二手房价格已经触底,未来只会越来越好。

  局部放松存在合理性

  在房地产限购高压下,燕郊楼市持续低迷。诸葛找房数据显示,近期燕郊新房成交均价不断走低,已由今年2月的2.1万元/平方米下降到9月的1.6万元/平方米,月成交量也多为两位数。

  “受燕郊低迷市场影响,‘传言’政策确有变为现实的可能。”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从今年开始,燕郊多宗土地挂牌出让,住宅用地的出让速度明显加快,如果燕郊在政策方面不对商品住宅有所放松的话,那么新出让土地很有可能会遭到市场的冷遇。

  在郭毅看来,“政策松绑”往往是刺激楼市的最好手段,但在“房住不炒”的大背景下,燕郊全面放开限购的可能几乎为零。一定范围内放松限购是被允许的,一方面可以缓解燕郊新房市场售卖压力,另一方面也保障该地房价不会出现强烈反弹。

 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则表示,燕郊房价已挤掉了“泡沫”,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,具备了放松的条件。从整个市场来看,局部放松的导向也比较明显。

  回归到“定向放松限购”内容,其针对迁入北京城市副中心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及职工的政策制定,也与多地发布的人才引入政策相类似,人才引入政策变相“松绑”了房地产限购政策,对楼市来说局部放松成为可能。据张大伟介绍,9月以来,各地人才政策依然频繁发布,累计已超过30城发布了各种人才引入政策。整体年内累计看,2019年全国已经有超过150城发布了各种人才政策,比2018年同期上涨40%。

  目前来看,燕郊“定向放松限购”政策虽然存在一定的合理性,但传言终归是传言。对此,张大伟也特别强调,燕郊是全国楼市样本,是北京先行指标,燕郊炒作基本就代表了市场要酝酿升温。现在看来,2018年四季度酝酿的燕郊社保互认、人才政策,又一次炒作了,有可能代表了市场在酝酿又一次小阳春。

(责编:许维娜、孙红丽)